被打中国游客忆越南?途:母亲被逼看儿子被打-中青在

2017-09-14 01:22

图为受伤的谢某。钟欣摄

“经历了这个事情,我们今后不会再去越南了。”2月12日,广西东兴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病房,因小费问题遭越南边防人员殴打致伤的中国游客谢某躺在病床上告诉中新网记者。不远处,他的未婚妻及母亲正在收拾行囊,他们一家即将返回广东湛江的医院继续治疗。

“出国旅游这么多次,从来没有遇到被索要小费的经历,这一次感到这么无助与绝望。”小丽回忆起2月7日发生在越南芒街口岸的谢某被打伤事件时仍惊魂未定。

小丽称,在越南边防人员暴打谢某10多分钟后,他们又用手铐铐住谢某的双手,用军用皮带捆住其双脚,把他抬到二楼的办公室继续进行暴打。同时,谢某母亲亦被两名人员带走。

另外,记者了解到,广西东兴警方及外事办等部门人员曾于2月9日前往越南芒街口岸与越方就中国游客被打一事进行了会晤,但越方对打人的行为予以否认,并称当事人是在被追跑中摔伤的。中方提出的联合调查也遭到越方拒绝。

小丽说,他们一行3人于1月25日从广西东兴市出境到越南芒街口岸,打算边旅游边拍婚纱照。

随后,经小丽多次要求,越方人员将护照盖章后还给了她。小丽拿回护照后,立即跑到中国境内一边向东兴口岸边检人员求救。

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小丽很急,害怕家人出事,急忙致电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求救。小丽说,过程中,他们曾把谢某母亲按到关着谢某的房间玻璃上,让她看着儿子被打。

广西边防总队东兴边检站向记者透露,事发当天中午左右,该边检站从越方处将这三名中国公民接回并把受伤的谢某送往医院。

在越南的几天,尽管有被强行收取小费的不愉快经历,但三人仍前往越南胡志明市、岘港、芽庄等地旅游,期间拍了很多旅行婚纱照。

图为身穿制服的越方人员。钟欣 摄

谢某告诉记者,在越方人员继续对其暴打40多分钟后,他和母亲又被拉到另外一个“小黑屋”,被越方逼着写所谓的“自述书”。“他们一边口述,一边要求我用中文写,不写就继续打我。”

广西东兴口岸附近一家青年国际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团的游客前往越南旅游时,最好提前准备50元“过关费”,以便随时交给越方的边检人员。

这一幕,正好被房间外的小丽看到。小丽对越方人员喊:“我们是来旅游的,没有犯罪,你们为什么打人呢?”

2月7日,小丽一行结束在越南的游玩返回中国,这也是他们噩梦的开始。

2月12日,谢某母亲在病房内收拾行囊。陈燕 摄

经广西东兴市人民医院检查诊断,确定谢某有3根肋骨骨折,另有至少1根肋骨不完全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

事发后,不少热心民众前往医院探望。其中多名看望者称,他们也曾在越南遇到与谢某一样的遭遇。

“他一整天吃不下东西,只喝了一点牛奶”,谢某的未婚妻小丽眼含泪花说。经东兴市人民医院治疗,谢某伤情已有所好转,但当地医疗水平有限,经过商量,谢某一家决定回广东湛江的医院深入检查并继续治疗。

“1月25日入关芒街口岸时就开始不顺利,越南公职人员设置三道关卡分别向我们索取了三次小费。”小丽称,芒街口岸内,每隔几米,就站有几名身穿制服,佩戴工作牌的公职人员。

作者 陈燕 翟李强

中新网东兴2月12日电 题:被打中国游客忆越南?途:母亲被逼看儿子被打

越南芒街和中国东兴一河之隔。

中国外交部和驻越南使馆均表示将继续密切关注此事,切实维护涉事中国公民正当合法权益。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一名工作人员称,目前还未接到越南外交部门的通报。

谢某说,忍着疼痛,他写了一份内容大致为“越南的工作人员没打我,我身上的伤与他们无关”的自述书。

谢某告诉记者,当天早上8时左右,他们3人排队准备过关时,一名未穿制服的女子向他们走来,要求收取小费,“我们对她说之前已经给过了,并想打中国驻越南大使馆电话咨询一下。”但该女子不耐烦地喊了一声,随后,七八名穿着制服的边防人员围过来对谢某一顿暴打。此时,目睹谢某被暴打的谢某母亲及小丽急坏了,马上跑过去阻止。因谢某的母亲边跑边用手机记录保存证据,很快,谢某母亲也被两名越南边防人员控制,并被抢夺了手机。同时,他们3人的护照都被越方人员拿走。

广西东兴市官方1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当地继续配合中国外交部的工作,继续关注及跟进此事。(完)

2月12日,广西东兴市人民医院住院部病房内,遭越南边防人员殴打致伤的中国游客谢某躺在病床上。 陈燕 摄

2月11日晚,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官方微信账号发布信息称,中国驻越南使馆和外交部领事司负责人先后分别向越南外交部和驻华使馆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对越方有关人员的暴行表示严重关切和强烈不满,要求越方高度重视此案,立即彻查并依法严惩肇事者,向伤者道歉并赔偿一切损失,及时向中方通报调查处置进展,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